辛曉琪:笑看風輕云也淡

 

 

 

作者 一絲涼意
 


 

辛曉琪

一個認真唱歌的女人。她是那麼的親切自然,甚至於,

將她推崇為偶像都顯得有些不合適。

 

她的歌,常被取來療傷,大概也是因為她的聲音,似一個與人絲絲入扣的套,

有些微的緊,所以有時候心就會疼。那是貼心,可依傍的,喜怒哀樂觸手可及。

喜歡一個人的午後或深夜,在她的聲音婺沉載浮,徐徐盛開,

緩緩跌墜,優雅從容如花火。

 

最初聼她的歌,是那首秋風繾綣般的《別問舊傷口》,淡淡的無奈淹沒了傷感,

惆悵之心驟起,從此記住這個名字,沒有驚豔,只是說不盡的覺得好。而後,

才是不知不覺的泥足深陷。

 

總是為幾首悲愴的歌所誤會,成名之作有時也成了背負的枷鎖。

其實,她是快樂和煦的,並非那麼沉溺於傷心過往,更多的時候,

不喜的回憶是被人生生套上的。只是,她並不辯駁,

只用嘴角淡淡的微笑解釋真實的自己。早已修煉至榮辱不驚。

 

若領悟是痛定思痛後的毅然,那此時的她便是破繭而出的釋然,

其間有著怎樣的承轉曲折,外人是不明究竟的,不過若肯去仔細聽那些歌,

背後的故事也就呼之欲出了。所以,當她波瀾不驚地談請看愛時,

那種寬容和大度,是如此的順理成章。

 

“本來一夜雨,剩早晨葉上一點露,感謝你讓我心埵鳥臐C”

總要有點年紀才唱得好這樣洗練的歌,當經過積澱成一種智慧,

再怎麼低吟淺唱,也能輕易直抵人心最柔軟處,不經意便被感動了。

那,便是一種懂。

 

人的成長,其實是一個峰迴路轉的過程。幾番的深入淺出,

最後的混沌又回歸至最初的清明一片。

就像,從愛到恨,再從恨到釋懷,連對曾經的傷痕都心存感激時,

就是真正的解脫了。

 

她的歌,在都市中傳唱,而她的人,卻有著一種游離於都市的氣質。

如何的生活狀態折射著怎樣的人生態度,認真便是她最可貴的品質。

 

而當你在她的目光中看到一抹天真的影子時,也大可不必驚訝,

在紛繁蕪雜之中保持一份簡單至純的堅持,便如大智若愚者一個會心的微笑,

這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