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曉琪:在滾石曾不受重視 靠《領悟》打翻身仗


辛曉琪:在滾石曾不受重視 靠《領悟》打翻身仗

靠《領悟》一曲紅透大江南北的辛曉琪是滾石大家族中的一位不可或缺的實力女將,但在《領悟》之前,辛曉琪已在福茂默默發了三張唱片。李宗盛慧眼識珠簽進滾石到《領悟》誕生,辛曉琪才嘗到了走紅的滋味。
網易娛樂4月18日報道(文/YuerZh)靠《領悟》一曲紅透大江南北的辛曉琪是滾石大家族中的一位不可或缺的實力女將,但在《領悟》之前,辛曉琪已在福茂默默發了三張唱片。李宗盛慧眼識珠簽進滾石到《領悟》誕生,辛曉琪才嘗到了走紅的滋味。近日,辛曉琪現身北京為即將舉行的“滾石30”北京演唱會做預熱宣傳,並接受網易娛樂專訪,暢聊她與滾石的往日情緣,從初進滾石不受重視,直到唱《領悟》才打翻身仗,但這首歌也讓辛曉琪又愛又恨。在談及演唱會的曲目時,辛曉琪表示,《領悟》一定會唱,還有一組經典組曲,另外還會與周華健合作《霸王別姬》的主題曲《當愛已成往事》。

李宗盛牽頭與滾石結緣

滾石不是辛曉琪的第一家唱片公司,但對辛曉琪來說是最重要的大家庭。在滾石之前,辛曉琪簽約福茂唱片發了三張唱片,在歌壇一直未能引起轟動。辛曉琪本身也是心灰意冷,想轉會老本行當鋼琴老師。

在因緣巧合之下,李宗盛從電臺里聽到了辛曉琪演繹的《自私》,出自專輯《花時間》。李宗盛非常喜歡她的聲音,在上班的途中就彎到唱片行買了一張《花時間》的專輯,就回到公司反複聽,就打電話到福茂唱片留話,“請你轉告辛曉琪,這張唱片是我聽到今年度最好的一張唱片,她唱得很好。”李宗盛的這通電話讓當時的辛曉琪精神大振,撿回了正在失去的信心。在與福茂唱片約滿後,李宗盛也積極與辛曉琪聯絡,將她招至滾石旗下。

靠《領悟》在滾石引起重視

辛曉琪進滾石後,並沒有立刻受到公司的重用,甚至公司上下都反對,只有兩個人堅持要簽約,這兩個人就是李宗盛和滾石老板段鐘潭。段鐘潭將初進滾石的辛曉琪交給了當時負責西洋音樂的林晴朗。“我們兩個這樣的可憐蟲就安排在一起了”。段鐘潭跟林晴朗說,“不如曉琪就到你這部吧,我們就做《領悟》這一張。”接著,林明揚為辛曉琪制作了《領悟》,立刻引起了熱烈反響,滾石內部的工作人員也對辛曉琪和林晴朗跨目相看,之後不到半年,就趁熱打鐵推出了《味道》專輯,牢固了辛曉琪在華語樂壇的天後地位。

辛曉琪在滾石的這段特殊“初體驗”,讓她與林晴朗結成了“革命戰友”,林晴朗也因為辛曉琪的成功走紅晉升到滾石的副總,《領悟》為這兩個人打了漂亮的翻身仗。去年底,在“滾石30”臺北演唱會的後臺,兩位老友見面不禁感動落淚,林明揚對辛曉琪說:“為什麽我都不敢跟你聯絡,因為我感情很脆弱,只敢在網絡上留言給你,現在我很容易哭。”

滾石對於很多歌手來說都是唯一的娘家,對於辛曉琪來說同樣如此,在離開滾石唱片後,辛曉琪在情緒上無法調整,每次都會到KTV以歌寄情,只要是滾石出品的歌她每首都點,“每次唱《愛的代價》我都會哭,哭到死,那段時間不知道為什麽,心情很複雜,滾石對我來講情感太重了,非常複雜,所以每次唱《愛的代價》我就會哭。反正情緒就是複雜的,我講不出來,比較多的是感慨啦。”

曾苦惱局限於苦情歌路

《領悟》讓大家記住了辛曉琪,一並記住的還有她演繹的苦情形象。歌越走紅,形象便越深刻。其實辛曉琪在私下並不是一個多愁善感的小女人,反而給人比較外向的感覺,她也自嘲道:“老實講我有點大剌剌的,有點傻傻的,可是大多數人不知道。”辛曉琪曾一度覺得苦惱無力,怕自己就局限在苦情這個歌路上走不出來了。

“你看《領悟》到現在我中間出了十幾張了,我都白出了你知道嗎?真的,大家都停留在《領悟》。”雖然辛曉琪不斷在強調自己演繹的新感覺,但始終逃脫不了“苦情”的模板。歌迷基礎太龐大,辛曉琪也漸漸放下這個思想包袱,“沒有關系啊,停留在那里也可以啊,可是如果重新認識我,認識新的辛曉琪也很好啊。”

滾石的輝煌 段鐘潭功不可沒

回憶在滾石的那段時光,辛曉琪最大的印象就是滾石有著“奇怪”的工作時間,每天下午三點之前辦公室都空蕩蕩的,但到了晚上十一二點,所有人都還在公司忙碌。每一個滾石人都是工作狂,並且真心熱愛這份工作,“他們可以不計酬勞、不計工作時數地投入,這是我看到的很感動的一個地方。”

說到滾石的靈魂人物段鐘潭,辛曉琪十分得意的說她曾經要求段鐘潭直接當她的經紀人,為她決定大大小小所有的事情。一個大公司的老板要處理的事情已經不少,段鐘潭也還是答應了這個要求,之後辛曉琪電話請示各種判斷,老段也認真考慮作出答複當一個稱職的經紀人。段鐘潭對於滾石來說,更限於一種精神依賴的象征,滾石唱片在全盛時期曾經十分龐大,支系非常多,但大大小小的事情老段都會過問。“他在公司里有一個穩定的作用,大家看到他的時候就會有一種凝聚力。”



網易娛樂:您還記得多年前您第一次跟滾石方面接觸的情況嗎?

辛曉琪:其實當年我在福茂唱片出了一張專輯叫《花時間》,里頭有一首歌叫《自私》,大概李宗盛是在電臺上面聽到這首歌之後,非常喜歡我的聲音,所以他在上班的途中就趕快彎到一個唱片行買了一張《花時間》的專輯,就回到公司反複聽、反複聽,聽了很多次,聽了之後就打電話到福茂唱片留話了,“請你轉告辛曉琪 ,這張唱片是我聽到今年度最好的一張唱片,她唱得很好。”

其實那時候我自己正處於很低潮的階段,那時候在福茂唱片五年出了三張唱片,成績平平,我自己就厭倦了,覺得心灰意冷,不想再唱了,回去想要做我的老本行,就是音樂老師,我原先在教鋼琴。他這樣一通電話來讓我覺得精神大振,我覺得怎麽可能,自己很驚訝。

到後來跟福茂的約結束之後,他就透過朋友要跟我約定見面,見了幾次面之後他就把我簽進了滾石,所以我跟滾石的因緣是這樣。

網易娛樂:您在滾石那段期間里有什麼比較難忘的事情嗎?

辛曉琪:難忘的事其實還挺多的。剛開始前幾年幾乎都是一年一張專輯,只有《領悟》那年我出了兩張,1994年《領悟》跟《味道》,《領悟》是94年7月發的,《味道》是94年12月發的,接下去就是一連串的,也有發英文專輯,反正每年都挺忙的,工作排得很緊。

其實讓我最難忘的是在滾石里看到了很多自己的偶像,我覺得這對我來講是想都沒想過的事情。

網易娛樂:您現在回頭看滾石的音樂環境是讓你覺得非常舒服的嗎?同事間的合作、藝人之間當朋友,是比較輕松的音樂環境嗎?

辛曉琪:其實我覺得挺好,不能說輕松,因為其實滾石的體系很大,下面的支線很多,例如一個“國語事業部”就好幾個部,一部二部三部這樣子,其實大家有一點點在暗地PK、暗地較勁的感覺。

網易娛樂:是一種競爭嗎?

辛曉琪:對,其實那是一定要的啦,每一組每一組都比較拼,可以說大家真的都很拼,而且滾石有個特有的現象,在其它公司比較少見,滾石每個人都很工作狂,都是工作狂,而且都是熱愛,都是真的熱愛自己的這份工作,他們可以不計酬勞、不計工作時數地投入,這是我看到的很感動的一個地方,讓我在滾石看到的非常感動的部分,大概下午三點以前公司是很冷清的,沒有人來,至少要三點以後,慢慢地、陸陸續續的……到了很晚,十一二點到公司還是燈火通明,沒有一個人走,這就是滾石一個很怪異的現象。

網易娛樂:聽說很多滾石人都把段鐘潭當做心中的偶像,把他當做指標性的人物?

辛曉琪:對呀,其實滾石大大小小的決定其實都是段鐘潭做的,他掌管了整個滾石大計。像以前一些很重要的會議時,我們都是跟段鐘潭直接開的,甚至還有很小一段時間,段鐘潭還是我的經紀人(笑)。

我說段鐘潭“你就當我的經紀人,我所有東西都問你”。他說“好”。

網易娛樂: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直接問他?

辛曉琪:對,後來有段時間我發現這樣對他好象蠻殘忍的,因為他很忙,後來不知道誰出現了,我就放過他了。他也OK哦,就算再忙,他講話都慢條斯理的,(模仿Sam)“哦……嗯……我覺得呢……這個事情……”(笑),可是他會給你一個很具體的很有條理的答案。

網易娛樂:每次見到他都是笑盈盈的,你有沒有見過他著急的時候?

辛曉琪:我沒有看過他真的是那種大發脾氣或是緊張到……沒有哎,從來沒有過,就算再大的事情,他也是“趕快處理。”(語氣平淡)。

他在公司里有一個穩定的作用,大家看到他的時候就會有一種凝聚力,再大的事情他就會找幾個大頭開會,大家會商議,怎麼樣都會商議出一個辦法來讓底下人去做,所以我覺得底下人是很安全的。。

網易娛樂:去年“滾石30”在臺北開之前,是段鐘潭給你打電話邀請你來嗎?

辛曉琪:我就是二話不說,OK啊,這沒什麼講的。

網易娛樂:當時有沒有回想起過去的事?除了開心以外還有別的感覺嗎?

辛曉琪:其實我比較有體會的是剛離開滾石的時候,演唱會10年我也參加、20年也參加,30年也參加,比較沒有太大的驚訝,倒是我離開滾石的一個階段,我覺得我自己的情緒是很滿的,每次跟朋友去KTV我都會故意點滾石的歌來唱,不是我自己的哦,是別人的。男生的我也愛唱,《愛的代價》、《我是只小小鳥》、《最愛》,每次唱《愛的代價》我都會哭,哭到死,那段時間不知道為什麽,心情很複雜,滾石對我來講情感太重了,非常複雜,所以每次唱《愛的代價》我就會哭。你知道……反正情緒就是複雜的,我講不出來,比較多的是感慨啦,

網易娛樂:當年您的《領悟》非常紅,成龍開過玩笑說《領悟》紅了他頭給你。

辛曉琪:其實很多人欠我很多頭哎。還有福茂的老板啊,前家唱片公司,那時我出《領悟》嘛,他聽到說,“啊?這歌會紅?頭剁給你。”

網易娛樂:因為《領悟》太紅了,很多人會說辛曉琪就是唱苦情路線的歌,你會不會覺得這對你來說有一個局限,很多人說歌手的多面性在你身上(體現得不多)。

辛曉琪:這就是一般人對我的印象啦,你看《領悟》到現在我中間出了十幾張了,我都白出了你知道嗎?真的,大家都停留在《領悟》。

經紀人:有《可愛的玫瑰花》。

辛曉琪:除非是我的死忠歌迷嘛,他們每張都聽,知道曉琪早就轉變了。可是一般人是這樣子啊,沒關系,剛開始我會覺得很無力,每次都要很刻意地強調這個,後來發覺沒有用,因為內地的歌迷實在太多了,沒有辦法的時候我就對自己說“沒有關系啊,停留在那里也可以啊,可是如果重新認識我,認識新的辛曉琪也很好啊。”

所以我就沒有什麽負擔了,有段時間我真的是覺得很累啦,我覺得《領悟》給大家的包袱太重,可是真的,在我身邊的人他們會知道我的個性根本就不是那樣,我接受你的訪問,你也會稍微觀察到其實我的個性很健談嘛,老實講我有點大剌剌的,有點傻傻的,可是大多數人不知道。

網易娛樂:去年臺北演唱會很多人都在一起,你最開心見到誰?不管是幕後還是臺前。

辛曉琪:好多人都好開心,好啦,讓我哭的好了啦,讓我哭的就是那時候出《領悟》的林晴朗,他當時在滾石的西洋部的。我們是有革命情感的,剛進滾石的時候林晴朗在滾石是不受重用的,他負責西洋部,我進滾石是很多人反對的,全公司只有兩個人贊同、大力推薦,其他所有員工都反對。兩個人是李宗盛和段鐘潭,他們兩個人一定要簽我,可是所有人都反對。

我們兩個這樣的可憐蟲就安排在一起了,段鐘潭就跟林晴朗講,不如曉琪就到你這部吧,我們就做《領悟》這一張啊,沒有想到《領悟》會推出來啊,然後大賣。林晴朗也因為這張後來在滾石做了副總,他以後是副總了,所以我們兩個一見面都不用講話,就開始掉眼淚(笑)。他說“曉琪為什麼我都不敢跟你聯絡,因為我感情很脆弱,只敢在網絡上留言給你,現在我很容易哭。”他講完這個他還沒有哭我就先哭了。

網易娛樂:所以當年的革命戰友對你來說意義最深。還有什麼其他的好朋友,在後臺見面很開心的?

辛曉琪:很多啊,很多人,像華健他們,我們常常會碰面,做演出的時候都會碰面,像其他比較少見面的,我們那一班的就是李度啊、詠華啊,別部的很多……李明依、曹蘭、娃娃……很多啊。

像以前民歌時期的,老實說啦,我沒有那麼老,民歌時期不是我的事情,大家都會覺得我很老了,其實看到民歌時期的歌手也會覺得是我的前輩,那時候的李建複啊、馬宜中啊,因為我和馬導兩個自助遊歐洲過,所以也有另外的特別的感情。

網易娛樂:目前有定下什麼曲目了嗎?“滾石30”北京站的。

辛曉琪:《領悟》SAM(段鐘潭)是說了,一定要唱完整的,還有我自己的組曲,在內地大家耳熟能詳的歌可能會變成一個組曲,另外的和新加坡、臺北都一樣,我可能會跟華健合唱《霸王別姬》的主題曲。

經紀:歌手的人數太多,不知道時間來不來得及。

辛曉琪:最後我還是尊重老板排的曲目。

網易娛樂:聽說你的歌詞都很長,不好記,你會不會在演唱會的時候跟周華健一樣用提詞機?

辛曉琪:我一定要用啊,可是我跟華健不一樣。萬一忘詞了,我是自己會亂編啦,會亂編詞,雖然不知道自己在唱什麼,可是我也不會讓它空著。可是華健就會停住,他會說“咳咳”,重來一遍(笑)。

網易娛樂:今年還會出新的專輯嗎?

辛曉琪:會,正在做。具體風格現在還不能說。

網易娛樂:新專輯什麼時候會跟大家見面?

辛曉琪:希望是在9月中,可是不知道會不會改變,現在制作的東西……現在我還不敢講。

網易娛樂:之後會帶著新的專輯來北京、上海跟大家見面嗎?

辛曉琪:一定會。還有,會唱央視年度大戲的主題曲《大戲法》,我會唱它的主題曲。

網易娛樂:“滾石30”演唱會之後就是一個新的辛曉琪?

辛曉琪:新不新我覺得並不那麼重要,可是一定會有新的元素在里頭,因為其實我這個人是不會為做改變而改變的,我覺得那很牽強,而且是很做作的,我會把我這幾年中自己對人生的體驗做到音樂里面,然後我覺得人自然而然地會有一些改變,我覺得這些都是自然的,我不敢講出來之後大家會不會認為辛曉琪真的是一個全新的辛曉琪,我不敢講。

(本文來源:網易娛樂專稿 )



 

曉音琪緣  http://www.winniehsi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