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曉琪做客騰訊大成網直播室


辛曉琪做客騰訊大成網直播室



導讀:今日(2日)下午14時整,“療傷系情歌天后”辛曉琪做客騰訊大成網,為8月14日即將在成都舉行的演唱會宣傳造勢。辛曉琪素有“美腿皇后”之稱,出現在我們眼前的辛曉琪身著粉紅T恤,超短褲,顯得潮範兒十足,更將她纖長筆直的美腿展露無疑!
訪談中,辛曉琪透露,為了本次成都演唱會,自己還特地安排了只會在成都演唱的“特別”歌曲以及特殊環節,到時候希望歌迷們能親自走進演唱會現場一探究竟!
此外,辛曉琪對歌迷們的關愛也令我們印象深刻。辛曉琪表示,自己非常喜歡上網看歌迷的留言,而歌迷們每年用心送出的生日禮物也會令辛曉琪異常感動,因此每次演唱會後,她也都會與歌迷們聚一聚,而這次成都演唱會也毫不例外。
除了演唱會,辛曉琪也為我們介紹了自己演出音樂劇的經歷,並希望有機會可以把自己的音樂劇帶到內地,讓更多的歌迷欣賞!


訪談實錄如下:

辛曉琪談成都印象,稱其“麻辣”

主持人:大家好,歡迎來到騰訊.大成網娛樂直播間,我是胡爽。今天我們非常高興請來了華語樂壇一位非常值得尊敬的歌者,她就是辛曉琪,相信大家都一定聽過她的歌,歡迎曉琪姐。

辛曉琪:胡爽你好,還有騰訊大成網的網友大家好。

主持人:曉琪姐這次來到成都,咱們的歌迷都非常高興,因為等了二十幾年終於把你等來了。

辛曉琪:好久。

主持人:因為之前從來沒有這樣過來開過個人的演唱會。

辛曉琪:對。

主持人:所以大家都非常急,其實曉琪姐你覺得四川可以用一種什麽味道來形容?

辛曉琪: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麻辣。

主持人:這次過來吃很多好吃的?

辛曉琪:我覺得不光是在吃的方面很麻辣,其實在個性方面,我覺得四川人就是很直爽。

主持人:蠻火爆的。

辛曉琪:不能說火爆,是麻辣。



 

主持人:那有沒有過來學兩句四川話?

辛曉琪:今天早上學了,我看還記不記得,我會說,我的名字我會講,辛曉琪,大家好怎麽講?

主持人:大家好。

辛曉琪:大家好,我是辛曉琪。

主持人:不錯,挺溜的,可以多學幾句。

辛曉琪:你吃飽了,怎麽講?

主持人:我給你說一句特別有特色的,因為成都人說話的發音跟別的地方有點不一樣,比如說你問他吃飯了沒有?吃飯,發音特別扁,吃飯,比如說他們說一個人很討厭,也會說好煩哦,(後面的發音拉的很長)。

辛曉琪:其實覺得你,從你的嘴巴里面講出來蠻好聽的。

主持人:其實我也不是四川人,我也是來了才學的,你可以多學幾句,到時候在演唱會上大家也會覺得特別親切,可以問大家吃飯了沒有。那聊到演唱會,也是8月21號就會在咱們省體上演,這次在歌曲編排方面有沒有為成都站特別安排到一些環節?

辛曉琪:有,只有成都有的。

主持人:那麽榮幸?

辛曉琪:對,因為我覺得很難得,而且又是第一次在成都舉辦演唱會,我覺得一定要讓成都的朋友們來了之後能讓他們覺得是,好像覺得我有多了這麽一份心意給他們,所以我精心安排了,當然有一些歌是只有在成都會唱的,可是具體要說什麽歌,什麽樣的環節,對不起我先賣個關子,大家到時候來聽就知道了。

主持人:是的,一般最精采的都是留到演出當晚才揭曉?

辛曉琪:對。

主持人:但是我們也知道,這份驚喜大家可以等到當天晚上去省體自己揭曉這個答案。那我們想問比如說曉琪姐你出道那麽長時間,好幾百首好聽的歌曲,但是你知道演唱會只有兩個多小時,那要怎麽把它濃縮,怎麽來割舍你這些心頭愛?

辛曉琪:對,所以我在開始發想要編排曲目的時候就非常非常傷腦筋,因為我要考慮到很多,然後又要大家都知道的歌,然後要自己喜歡的歌,然後還要一些有意義的歌,其實這次選的曲目我覺得還蠻滿意的。因為我覺得大家都想聽的那些經典歌是一定會唱的。然後還有一些我覺得在我整個的音樂成長的一個過程當中,有一些歌可能不是我自己的歌,可是它對我來講有一個很特別的意義,或者是在我整個生長的過程上面扮演著一個還蠻重要的一個影響,所以其實有的時候我會從我自己整個從小到大的一個生長的過程當中我會想,我就會用音樂的角度去想哪一些歌對我當時是有影響的,然後我怎麽樣去成長,這個歌給我一個什麽樣的,所以我想這次大家來聽的應該很過癮,因為你們想聽的歌都聽的到,而且其他歌曲都是大家很熟的。

主持人:我們現在能想象就是全場一起大合唱那樣一種感覺?

辛曉琪:對。

主持人:大家也可以通過這些歌也跟曉琪姐一起回顧你的一些出道的感悟、成長經歷什麽的?

辛曉琪:對,沒錯。

主持人:剛才我們之前,節目開始之前有聊天,聊到這次除了在歌曲方面會為咱們成都站有一些特別的編排,在演出服裝方面也會有一些特別亮眼的,對不對?

辛曉琪:對,這次我特別定制了全新的衣服,現在還沒有寄過來,從臺灣定制的,這樣子,我還沒有看到,可是我相信很漂亮,因為有些東西我也是希望就是說在不同的地方,然後可以讓當地的朋友們,因為現在資訊很發達,在網上可以看到很多的照片,比如說我在上海辦、在臺北辦,大家不用到現場都可以 在網上去看多很多的照片,那我會希望這一次至少有一套衣服我是全新定制的,這樣的。

主持人:你是帶給大家新的東西?

辛曉琪:對。

主持人:其實曉琪姐你有沒有幻想過,如果讓你自己設計,你最想站在演唱會的舞臺上,你最想為設計一套怎樣的服裝?

辛曉琪:其實我覺得服裝穿的舒服最重要,舒服,像我這種歌手,我覺得演唱會對我來講音樂是最重要的,我服裝會把它擺到第二,可是呢,女人嘛,還是得美,對不對,所以我一定會讓我看起來美美的,然後穿起來一定要比較舒服,因為有的時候你穿的很別扭的時候,可能會影響到你的表演,你可能沒有辦法那麽全心的去投入,去演繹歌曲,所以我的服裝基本上它不會是很長的拖擺,因為要走很長的路很不方便。

主持人:很容易被絆倒?

辛曉琪:很容易被絆倒,然後短的會比較多的,因為短裙或者短的洋裝我覺得比較輕巧,在舞臺上會比較靈活一點。

主持人:我之前聽到有一種說法上,她覺得穿高跟鞋會影響自己在現場的發揮,你覺得這一點對你來說應該不算什麽問題?

辛曉琪:我也有一點點,可是我不會像那麽的極端,有的人要脫了鞋,光腳在舞臺上表演,我還沒有到那種地步,所以我的鞋子都經過我非常非常嚴格的挑選,也就是說你可能看上去好高,其實穿起來還蠻好穿的,尤其是現在我覺得我特別,因為我以前有一次在表演的時候跌了一大跤,在嘉峪關的時候,那一次之後我對穿的鞋子都特別註意,因為摔怕了,所以我現在選鞋子的時候,現在我覺得是不是舒服,以前是舒不舒服沒有幹系,要好看,現在完全反過來了。

主持人:因為其實高跟鞋可能還是會影響到你唱歌的那種發揮?

辛曉琪:對,因為如果你的腳都站不穩,你都沒有安全感,在舞臺上沒有安全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所以我的鞋子一定會很穩的,而且很好走的。

主持人:剛才你說服裝可能是你會把它放到第二位,第一位是不是整個現場的音效?

辛曉琪:整個的音樂,包括整個音樂的制作,還有整個音樂的一個編排,然後還有我們跟樂隊之間的一個默契跟編曲,你說現場的音效當然,第一個要讓我在臺上聽的很舒服,我才唱的好,對不對?這個很重要,第二個我要讓臺下的觀眾,外場的聲音也要聽的很舒服,效果才能出來。如果外場的音效不好的時 候,我看很多人看演唱會完畢,或者我自己去聽一聽,我去聽ROCK演唱會或者音效不好的,其實當場我會覺得有點難受,因為聲音可能太尖銳或者太吵,這樣我覺得蠻不舒服的,有時候會聽到頭痛,我記得有一場我就聽到頭痛出來了,會影響。

主持人:你平時也會特別喜歡聽這種ROCK的演唱會嗎?

辛曉琪:我不會特意去聽ROCK,像國外的這些很棒的音樂人,我就會比較希望去聽這樣子。

主持人:有沒有比如說考慮過在你自己的演唱會上融入一些這樣的因素,比如說重金屬的?

辛曉琪:重金屬我覺得不太有,像這種東西我都覺得說不要刻意了,可是我自己本身,我自己本身的歌就有一些比較不同風格的東西,我都會把它擺到演唱會上,因為大家通常了解辛曉琪的就是什麽《味道》、《領悟》、《兩兩相忘》,其實有很多,我唱了很多不一樣風格的東西,所以我會希望就是說趁演唱會的時候,我希望把這些不同風格的,或者是比較有節奏感的東西介紹給對我不熟的這些朋友們,所以我覺得在演唱會的時候,大家會是比較看到一個全貌的曉琪的這麽一個機會。

主持人:像你剛才也提到比如說《味道》、《領悟》一系列的歌曲,可能是真的在很多場合都會被要求演唱的,可能會有一些比較膩掉的時候?

辛曉琪:是啊,有的時候真煩,又要唱《領悟》,又要唱《味道》,可是我有一段時間是真的覺得很煩,然後有一點點反感,然後我就很想要唱別的歌,可是後來,後來我又反過來想,因為內地很大,我常常去的那幾個地方可能那邊的人對你很熟,可是當我去到一個我可能很少去,或者是我沒有去過的地方,那當 地的朋友,他們其實他們印象當中就是這些歌,那好不容易盼到你來了一次,你居然唱一些他們不熟的歌,我覺得對他們來講也是一個,我會不忍心的,後來自己想通了,你知道嗎?後來我覺得,我覺得就是站在聽眾或者是歌迷朋友的立場來想,我覺得他們第一時間會希望聽到這些歌,那好啊,我就唱給你們聽,就是因為每一次環境、場地的不同,人的不同,所以也會讓我詮釋一些歌曲的時候會有一些不一樣的感覺。

主持人:之前在上海演唱會的時候有一些特別不同的感覺,有一段VCR是世界各地的歌迷給你送上的不同的祝福,這樣的形式在很多演唱會上還是蠻少的,蠻溫情的。

辛曉琪:說到我的歌迷,我豎兩只大拇指都不夠吧,我覺得他們是世界上最棒最棒的歌迷,因為我覺得也是經過很長的時間,我們都做了很多的一些互動,尤其是,因為歌迷分布在世界不同的角落,我覺得現在很好,有一個平臺就是網絡,我們可以透過網絡然後我們可以很及時的在網絡上面做一些互動,比如說我寫《部落格》(音),或者是我寫一歇其他的東西,他們就會來做一些回應,我不會不回歌迷的回應,我會回應他們,他們看到我回應他們很開心,然後又會寫,這樣無形中就交流了很多,然後所以就變成說,我不光是對內地的歌迷、臺灣的歌迷、甚至於新加坡、馬來西亞、香港的,然後還有很多,我一些歌迷他們去國外念書的,有在美國的、有在法國的,我覺得他們都很可愛、很可愛,所以就變成說好像上,感覺像一家人這麽的親這樣子。
 


 

主持人:你真的算是一個很勤快的歌者,因為有很多明星比如說會潛水,潛到網上看歌迷給他們的留言,因為他也不見得會回嘛,因為你這樣就比如說,特別跟他們像聊天,拉家常一樣這種。

辛曉琪:我覺得現在去看歌迷們的這些回應,我覺得已經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了,就是已經變成一種習慣了,好像就很自然的,你知道嗎?一有電腦我就會趕快上網去看一看,甚至我前一陣子去旅行,旅行了半個月,我沒有帶電腦,我本來想讓自己完完全全的靜空,沒有電腦的幹擾,沒想到我去旅行的時候掛念的還是他們,所以在半路的時候就找電腦,趕快發個信息,讓他們知道我在幹嘛,或者我到了哪里。

主持人:我很好奇,小小的八卦你一個問題,很多歌迷對自己的明星留言都會寫祝你的事業,跟你的事業有關的,會不會有一些歌迷給你留言,會說大家自己生活中的煩惱,比如說曉琪姐,我最近又遇到了一些什麽什麽事情,可不可以幫我出一下主意之類的?

辛曉琪:會,也有,有些會把他的感情或者是身體或者是家里的狀況,他們會,不過我覺得這個也要看個性,我覺得很少,我覺得怎麽講?我覺得要心里頭坦蕩蕩,完完全全是把大家當成是很好很好的朋友或者是這種甚至於家人的感覺的時候,他才會去分享這些事情,我也很了解,有些他們會私底下會寫給我,他們不會讓每個人都看到,我也很理解,可是基本上我覺得我們這個家庭還是一個非常開心、很快樂,然後大家可以算是無話不談的一個大的FAMILY。

主持人:有沒有一兩件讓你現在都還記得,印象特別深刻他們為你做的事情或者你們之間?

辛曉琪:太多了,太多了,每年都有數件讓我真的很感動。

主持人:最近的一件呢?

辛曉琪:幾乎在我每年生日的時候,他們大概早半年前就會開始策劃,因為都分散在世界各個不同的角落,所以他們的工程就比較浩大,就是要花費比較長的時間,所以他們在我生日大概半年以前他們就要開始去計劃,比如說我隨便講一個,很簡單的。他們越來越精密,越來越進步,他們最早期他們是做一張非常大的卡片,然後每個歌迷親筆寫他們的祝福跟簽名,你要知道比如說我現在臺灣、高雄寫完之後要寄到臺南、臺中、臺北,臺灣全部的寫完之後寄大陸,比如說浙江、上海,哪里哪里,北京哪里哪里,深圳。



 

主持人:這個工程確實很浩大?

辛曉琪:對,完了再哪里哪里,寄到美國,寄到法國、寄到馬來西亞,寄到新加坡,所以當我收到那一大張的時候是遍布世界各地,他們就是用這樣的郵寄的方式,而且這中間有一個風險,可能會寄丟,所以他們中間曾經一度以為丟了,他們都很擔心,後來沒有,所以我覺得他們很可愛,就做這種事情,有的時候他們會做一些網誌、生日誌這樣子,因為每年都會做這些很用心的東西,因為其實我覺得像這種東西對我來講,我覺得很感動、很感動,我覺得你要去買一個禮物很簡單,我去買一個禮物,花錢就有了就可以送給你,可是他們這種東西是集體、大家一起來用心策劃,然後用心去,而且每個人分工合作,他們還會拍很多的,比如說生日送我的一些東西,他們會把它變成一個像MV或者什麽什麽之類的這種東西,所以我覺得他們一直都是很有心的,所以讓我都很感動。

主持人:我覺得就是聽你剛才這樣一段描述,真的覺得,真的是像在給我們分享你和家人之間那種,就是很細微、很溫暖的一些細枝末節的事情,但是我覺得這樣的默契真的還是蠻難達到的,二十多年積累出來的。

辛曉琪:對。

主持人:所以你要相信有了他們的支持,你在成都的這場演唱會也是一個非常溫暖的夜晚。

辛曉琪:一定的,有很多,就是我就說家人,就是我們曉琪家族的這些歌迷朋友們,他們真的都會從世界各地,20號就會聚集在成都,這樣子,然後會看我的演唱會,演唱會完畢之後,我們還會有一個聚會這樣子。

主持人:是這次也會有?

辛曉琪:會有,因為他們都大老遠跑來,我都很不忍心他們看完就走掉這樣子,大家最起碼要聚一下。

主持人:那比如說,因為很多歌手的演唱會都會返場,那你會不會就是設置這種環節?

辛曉琪:我覺得要看當時的整個觀眾的情緒到達什麽樣的一個地步,因為我覺得返場這種東西你可以設計,你也可以不設計,我覺得在設計當中的話,我覺得就是有一些歌可能你覺得在之前的節目里面的編排上面沒有,然後我覺得這些歌我可能一定要唱,然後我可以利用返場的這個短短的一個機會,我可以唱 給他們聽,有的時候是因為現場的整個的情緒,大家如果說High到了一個極點的話,因為你想畢竟演唱會兩個多鐘頭,我不可能安排四五十首歌這樣唱,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一定會有漏網之魚的,然後所以到時候就看大家,我覺得看當天的氣氛,大家如果想聽什麽歌,我覺得都好商量。

主持人:所以既然曉琪姐都這樣說了,咱們四川的歌迷到時候一定要熱情一點,能讓咱們曉琪姐多唱幾首歌。我們也知道曉琪姐的演唱會有一個銜接是每一站都是有的,就是向五位你認為在你的生命歷程中特別重要的男人、男性來設計的一個對唱。

辛曉琪:也不是對唱,這就是我當初在想我整個的一個音樂成長的一個過程當中,我覺得,我就想到這些人對我的一個幫助也好,或者是影響也好,那我覺得與其這樣,還不如我來跟大家分享我跟他們的故事,就是說就變成說在場的朋友們可以一邊聽故事,這個故事絕對是只有現場在聽到的,就是大家都不知道的一些歌也好、人也好的一些故事,然後聽完這些故事之後,然後又有一些好聽的歌,這些歌我覺得不會很突兀的去唱,我一定都是有關聯性的,這樣子,也就是說大家在這個環節里面你們會又感動,又有效果,又有歡笑,又有又有淚水,又有好聽的歌,你會知道原來這首歌的作者是怎麽樣怎麽樣,原來曉琪你跟他還有這層關系,這樣的,原來怎麽樣怎麽樣,所以你會發覺有很多事情可能是你幕後都不知道,可是我在演唱會上可以講給你聽。

主持人:就是有很多好玩的,大家在之前臺前比如說電視之前都不會呈現出來的很多小秘密?

辛曉琪:對。

主持人:就等著演唱會當天晚上曉琪姐跟我們一起去揭曉?

辛曉琪:對。
 


 

主持人:曉琪姐之前是不是還嘗試過音樂劇的演唱?

辛曉琪:對,《梁祝》,梁山伯和祝英臺,我唱祝英臺。

主持人:覺得和演唱會有什麽不一樣的地方?

辛曉琪:差別還是蠻大的,因為音樂劇不僅要唱還要演,還有一些肢體的動作這樣子,我覺得壓力比演唱會大一點,因為我那場《梁祝》前面是整個交響樂團伴奏,音樂一開始到結束其實是沒有停下來,也沒有重來的,就說你如果唱錯了也沒有辦法。

主持人:只有硬著頭皮?

辛曉琪:對,硬著頭皮一定要跟過去,可是還好沒有這種情況,應該說這個壓力是很大的,而且就是說你不光是唱,你還有一些臺詞,對不對?就比如說整套的一個劇本,你要背的滾瓜爛熟,然後我覺得辛苦的地方是除了這個之外就說祝英臺這個角色實在是。

主持人:你要揣摩她的?

辛曉琪:太可憐了,我哭的好慘,我從彩排,導演說彩排你不用真哭了,可是我沒有辦法,我一進入到那個情景里面就很自然的是真哭,所以我從彩排到演出結束眼淚沒有停過,所以就覺得很虛脫,演完就是很累很虛脫這樣子,整個都放松了演。

主持人:那你是一個很容易入戲的?

辛曉琪:我覺得那個劇本寫的好,音樂做的好,就可以很容易的把你帶進去,再加上你的搭檔都是劇場的老手。

主持人:也會有一個引導的作用?

辛曉琪:對。

主持人:這段經歷還蠻難忘的,以後還還會有機會?

辛曉琪:對,我都希望他們再來,這個東西再來演,甚至可以帶到內地來,讓現場的歌迷也可以感受一下整個音樂劇的震撼,因為那個真的是震撼,整個交響樂團伴奏,你在舞臺上面的一個表演,完全跟演唱會不同的。

主持人:要求你同時兼備的東西更多?

辛曉琪:真的很多很多。

主持人:我們也真的非常希望,有機會曉琪姐能夠帶著《梁祝》來到內地,我們聊天聊了那麽久,我相信大家也感受到了就是生活中的,臺下的曉琪姐其實非常的開朗,因為咱們聊天聊了那麽久,她一直不停的在笑,非常開心。其實你會不會很反感別人之前把一些包括什麽悲情、苦情歌手,什麽療傷歌手這樣的稱號加在你身上嗎?

辛曉琪:反感是不會了,就怎麽說?因為我也不能怪他們,因為當初的歌曲,他們的包裝成這樣,比如說唱片公司他把這首歌的歌曲包裝成這樣子,然後讓所有的人印象實在太深刻了。

主持人:而且就是說?

辛曉琪:就說反正有好有壞嘛,就說你當初很成功,可是這個背後就是說你被定型了,然後你就是根深蒂固了,辛曉琪就跟什麽劃上一個等號,可是我覺得這個是局限在就是說可能對我不是很了解的人,或者是說我覺得我的歌迷我倒是不擔心,因為一路他們跟我的成長一起成長,然後聽到我的每一首歌,所以 他們對我的整個音樂也是非常大、寬廣跟包容的。我覺得一般的大眾他們對我不是那麽了解,他們就會停留在那個印象上,所以我為什麽也希望就是說,我希望在每一個不同的地方我可以開演唱會,能夠借著演唱會這個平臺,我可以讓大家了解更多曉琪其他的歌曲,甚至於像我們這樣子的一個,有一個訪談,然後看到的人他就會了解到說,辛曉琪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樣。

主持人:這才是鮮活的?

辛曉琪:其實我私下是這樣子的,我說不急不急,沒關系,我自己辛苦努力一點,我到多一點地方去開演唱會,這樣子。
 


主持人:那我特別想問曉琪姐,就是很多,因為你們出道的時候都還是蠻年輕的,有很多歌手他們都會經歷過一個所謂叛逆的階段,就是好像覺得自己的想法然後跟公司想要的定位完全不一樣,自己就特別掙紮?

辛曉琪:有,我覺得都是一個過程,我相信應該是每個歌手都會有經歷過這樣子的一個過程,我也是一樣,就是說,可是,這是因為我的個性的關系,所以我就會把自己的這一面比較會壓下來,然後我比較會去遵照公司意思去做,這樣子,可是後來可能從幾年前開始,我覺得,因為我覺得,一方面我覺得自己 的整個的一個成熟度也夠了,所以我覺得我自己比較可以去了解到自己的很多事情,或者是我可以去掌控一些事情的時候,所以我才開始去給一點意見或者是我去主導一些東西,這樣子。

那像演唱會的話我就比較是處於主導的一個角色,因為我覺得,因為你每一年都跟很多新進優秀的工作人員合作,他們不見得說每個人都很完全的了解你,那我覺得你自己去讓他們了解是一個最快速的方法,你不要等人家去了解你,就是說你要給他們東西,你要丟東西給他們,你要把你自己整理一個東西丟給人,人家就會很快速的了解你,然後可以去策劃一些,或者企劃一些其他的東西出來。

主持人:而且其實這樣對你自己也有好處,就是你能夠很快、及時的把你自己心靈的聲音反饋給他們?

辛曉琪:對,沒有錯,所以幾年前我的《愛的回答》開始,我就試著自己當制作人,就是歌曲的制作人,我就可以,那首歌我就可以完完全全的把自己的想法用歌呈現出來。

主持人:以後你這樣子可以主導的可能越來越多?

辛曉琪:可能會多一點。
 


主持人:曉琪姐我們知道你這次來到成都,成都也是出了名的“選秀之城”,包括比如之前走出去的超女李宇春、張靚穎,譚維維,還有包括快男張傑,你有沒有聽過他們的歌?

辛曉琪:聽過。

主持人:那你聽來覺得怎樣?

辛曉琪:我覺得他們有一群的群眾支持他們是有原因的,我覺得這是一個現象,就說這是一個現象。

主持人:其實我們都知道因為像現在內地這邊也是鋪天蓋地的選秀比賽越來越多,我們也是感覺一瞬間就突然出現了很多很多你可能只能把的名字和歌曲對得上號的歌手,但是好像也會有人就會評價說,現在咱們新生代的這一批歌手,比如說不如像以前的那些歌者,每一個都有比較獨特的標簽或者嗓音,那你覺得你會怎樣看選秀這樣一種成名的模式呢?

辛曉琪:它是一個快速的成名法,所以也相對的他們的一些基礎,我覺得會比較薄弱一點,我覺得時間就是一個考驗,就是說可能目前來講它是一個現象,可能出頭的很快,大家接受度很高,可是我想五年、十年以後,我們看看,就是說誰還可以屹立不搖,我覺得才是真正的一個勝利者,其實風格很重要,比如說一聽羅大佑就是羅大佑的聲音,張學友就是張學友,張信哲就是張信哲,辛曉琪就是辛曉琪,意思就是王菲什麽呀,這些都是他們的聲音,他的聲音的本身的一個特色已經很足了,所以這個是一個優勢,現在我覺得新一代的這些很優秀的這些朋友們,我覺得可能要再花一點點心思在自己的,要怎麽樣去走長久的一個路的這個上面,要去做一個努力。

主持人:這也是曉琪姐作為咱們業內的前輩對這些後起之秀的一些建議,最後其實想問曉琪姐一個問題,比如說有沒有想過下一個十年,就是你對自己的事業也好,或者是生活也好有一個怎樣的規劃?

辛曉琪:其實我這個人,我一向比較務實一點,因為我覺得現在很多事情,計劃趕不上變化,真的計劃好的事情怎麽一下子不一樣了,你知道嗎?就完全整個打翻了,所以我覺得我大概比較會在,在一兩年之內我會讓自己有一個想法,我要工作量多少,然後我要去旅遊,我要讓我自己開開心心的,那至於十年我覺得太長了。

主持人:我們問一個隨性的問題,比如你現在特別想實現的一個具體的願望是什麽?

辛曉琪:兩個我都實現了,開演唱會,去旅遊,我今年都實現了,所以明年我要繼續加油,這兩個。

主持人:我們也希望曉琪姐能夠永遠那麽開心,然後也永遠有那麽多曉琪姐忠實的Fans繼續支持她、關註她、喜愛她,也非常謝謝曉琪姐今天作客咱們的直播間。

辛曉琪:謝謝。
 

【騰訊大成網/ 3-8-2010】

 

曉音琪緣  http://www.winniehsi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