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曉琪 活著,就是幸福


辛曉琪 活著,就是幸福
●黃金靚 攝影:戴甄琳

有時候,簡單地活著,就是最大的幸福。

自四川地震發生以來,四處賑災演唱的辛曉琪,對生活有了新的領悟。

“我覺得人生最重要的就是健康和平安,很簡單也很難,尤其是近來發生了很多天災人禍,你會覺得生命終究是無常的,所以我現在想到什麼,就趕快去做。”

這是辛曉琪要求自己的改變。

“最近特別體會到人世間的無常,以前比較不會在乎,現在卻很珍惜和家人相聚的時刻,近來對于朋友也採取比較主動的方式,有事沒事就噓寒問暖一番,現在總會覺得要多多關心身邊的人。”

這是辛曉琪對家人與朋友的珍惜。



我一天的開始……

“我一天的生活哦……嗯……哇,我在家裡都很頹廢耶!我會睡到自然醒,但是也不會太晚……我有忙碌的生活,也有不忙碌的……好吧,那我就說不忙碌的,早上7點半起床,8點半出發去按摩,哈哈哈!沒有啦,我哪有那麼早起床?自然醒的話大概要在10點左右,醒來之後就吃一個蘋果,我每天都要吃一個蘋果,紅色的。有句話說,什麼吃蘋果,醫生什麼的?那話怎講啦?”

“An apple a day keeps the doctor away.”我說。“對對!就是這句……吃完蘋果,我就開電腦,也沒事,就開著,這樣比較有安全感,我已經得到現在那個什麼病了,一定要把電腦打開才行,上自己的部落格,看看歌迷的留言,這已成了我的例行動作,所以有留言的歌迷我大概都記得他們是誰……如果電腦壞了會更好,那我就有時間多休息啦。然後……老實說哦,我很少在家閒著沒事幹,如果沒工作的時間,我一定會去運動,或是去做芳香療法,不然就去有機店,買些素材回來打汁。”

人生最重要健康和平安

看似平凡的生活,也活出了意義,無法無欲無求,但求簡單快樂。名利與物質上的追求,容易困在忙碌與盲目的圈圈,像是填補一個無底洞的疲憊,一不小心,變成了健康與金錢的拉鋸戰。

“健康與平安才是我最大的追求。”幾乎不用考慮,辛曉琪給了一個標準答案。

“我覺得人生最重要的就是健康和平安,很簡單也很難,尤其是近來發生了很多天災人禍,你會覺得生命終究是無常的,所以我現在想到什麼,就趕快去做,以前會比較懶惰,現在比較會去提醒自己,有什麼想要做的就不要再拖下去。

“雖然世事難料,但我不會因此而沒有安全感,悲劇的發生往往無法控制,害怕是很無謂的事,要覺得沒有安全感也跟自己過不去,因為你無法預期,倒不如你去注意或學著防范,萬一地震來時你要怎樣做?以前看到大災難新聞時,會覺得事情總是離我好遠好遠,我不可能會遇到,可是現在好像變得很靠近,很多事情你都必須開始去了解,學習危機處理,還有自我的提醒或建設……我覺得這樣會比杞人憂天來得積極許多。
 


珍惜和家人相聚的時刻

“最近特別體會人世間的無常,以前比較不會在乎,現在卻很珍惜和家人相聚的時刻,近來對于朋友也採取比較主動的方式,有事沒事就噓寒問暖一番,現在總會覺得要多多關心身邊的人。”

辛曉琪的人生,還有什麼好害怕的?

“怕老嗎?我覺得也沒什麼好怕的,這是人生必經的過程,不老豈不是變妖精了嗎?你怕什麼呢?可能就是讓自己處于一個比較好的狀態,老了就去坦然面對和接受,我覺得這樣比較自在,就這樣……”她說得坦然、瀟洒。

“那……”我才開了口,馬上被打斷。

“啊!你不要下個問題就來問我幾歲啊!我還是不會講的!我的官網也從來不透露,你自己去猜猜看吧!”再次成功証明,女人的年齡,永遠是不能說的秘密,任憑如何洒脫依舊口是心非。放心吧,曉琪姐姐,你的年齡,相信大家都猜得到。

領悟把我塑造成……

曾經傷痕累累的辛曉琪,將一曲《領悟》唱得痛徹心扉,從此一副可憐楚楚的形象,辛曉琪似乎只能與“悲情”劃上等號。

自認既陽光又積極

“其實我都很快樂耶!我都很……很……很什麼啦!你快點幫我講!”她環顧四周,眼神尋求幫助,來自新加坡歌迷會的會長回答她一句‘你很開朗’,辛曉琪一拍掌,大聲說道:“對!我很開朗呀!她是我新加坡歌迷會的會長,她最了解我了。

“是歌的關系,把我塑造成一個苦情的形象,如果沒有和我接觸過,就會認定我像歌曲一樣悲情,事實上不是哦,可能唱苦情歌的時,當下的我也許真的是那個樣子,但是那只是代表某一個階段的我,是一個過程,其實我的個性,還蠻活潑開朗的,遇到難題時,我不會怨天尤人,也不是一個會鑽牛角尖的人,所以呀,我還是一個既陽光又積極向上的人呀!”

辛曉琪提高了聲量,兩手一插腰,抬頭挺胸的動作,惹得在場的人都大笑了起來,她自己也跟著笑得前俯後仰。

“療傷歌後是媒體給的封號,因為有個歌迷跟男朋友分手,痛苦得想尋短見,之後她聽了我的《領悟》,聽了一個星期,也哭了一個星期,之後就打消了自殺的念頭,媒體知道了就把這故事寫出來,于是就封了‘療傷歌後’的封號給我。

療傷歌後的傷誰來療呢?

“當初聽到大家這麼叫我時,說真的我沒多大感覺,之後有段時間就急于擺脫,因為覺得壓力很大、很煩、很負擔,後來覺得好像擺脫不了,就只要接受了,現在想想也沒什麼不好,至少人家聽我的歌有感覺,如果讓她聽了心情會舒服一點,那也挺好的。”

那,療傷歌後的傷,誰來療呢?

“朋友啊!我是有什麼事情都不會憋在肚子裡的人,我耐不住氣,一定要找好朋友出來講,講完過後就沒事了,我就是有這樣的好處,像朋友有心事,也會找我聊呀!好朋友嘛,就互相倒垃圾咯,如果朋友無法陪在身邊,就在電話裡講,一定要找人講,講出來人就會舒服多了!”



後記:地雷

訪問未開始,辛曉琪的助理溜到等待做專訪的記者們的身邊,禮貌地問道:“可不可以不問她的感情生活?家人方面也盡量不提,行嗎?”

辛曉琪自認所謂“憋不住”的脾氣,記者們早有所聞,助理的要求,是不是除了不想讓辛曉琪受傷,也避免記者頭破血流?若是這般善意,也值得體諒。

盡管經由助理“貼心提醒”,無法理解的是,為何專訪室裡會呆上十幾人?

我與辛曉琪分別被安排坐在“台上”的兩張椅子上,那十幾人就坐在“台下”,順理成章成了觀眾,而“觀眾”不時代替回答問題,哈哈大笑或積極發表意見,如此人多勢眾,若不小心踩中“地雷”,即使地雷不爆發,台下一人朝我開一槍,我也無處可躲呀……

【馬來西亞南洋商報/ 20-07-2008

 

 

曉音琪緣  http://www.winniehsi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