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過痛過 辛曉琪:愛情面前我是『敢死隊』   

 

那個封號『悲情歌后』曾讓我反感

《領悟》、《味道》、《我也會愛上別人的》、《女人何苦為難女人》……這些悲傷得有如『催淚彈』的歌曲,模糊了她自己的個性。祖籍瀋陽的辛曉琪(聽歌)說:『我就是北方人的個性,其實一直蠻開朗的,說話甚至有點「三八」。我說話不會帶有太多想法,但另一面也蠻多愁善感的,常常不分場合,說哭就哭了,忍不住。』

她戲稱,《領悟》MV中那個滿臉都是淚水的鏡頭,堪稱『悲情MV』的始祖。說這話時,她帶著自嘲式的爽朗笑聲,讓記者在某一剎那有認錯人的恍惚:那個唱《領悟》到淚流不止的歌手,是她嗎?

《領悟》造就了辛曉琪的悲情形象,成就了她的走紅,然而,『悲情歌后』的封號卻讓她愛恨交織,甚至一度反感。之後的《味道》、《遺忘》,幾乎每出一首新歌,她都想擺脫『悲情』的框架,《可愛的玫瑰花》讓她稍稍找到了快樂的感覺,結果再度被《女人何苦為難女人》拉回了濃烈的悲情中,如今回憶起這首歌,辛曉琪只有三個字可以形容:太過了。

她說,十年前,自己有如滑鐵盧般的事業,讓她覺得未來渺茫。一次,和私交甚好的記者朋友聊天,卸下心房的她隨口抱怨了一句:『老娘我不唱了!』第二天,原話就成了頭版頭條,碩大的字體刺痛了她的眼,反倒激起了她的鬥志:『我是個好勝心強的人,看到這樣的新聞,我就問自己,難道就這樣被輕易地打敗嗎?』

按照辛曉琪的說法,自己和音樂的路,總是在似斷非斷的時候出現轉機,似乎天生就注定要繼續下去。

那些愛人愛情面前,我是『敢死隊』

在那些唱著情歌的日子里,辛曉琪也經歷著一次又一次的愛情。仍是單身的她,看似苦情,卻從來都沒有悲觀過。問起她的愛情觀,辛曉琪引用了朋友的一句評價:『她們總說y琚A為什麼你這麼老了,還那麼天真?我說,愛情面前,我永遠是「敢死隊」。』

之前,她和小男友的『姐弟戀』,幾乎所有朋友都持反對意見,警告她這樣的愛情uu是暫時的。她卻樂觀地反駁:『才不會呢!』事實証明,她錯了:『前幾次的教訓,讓我覺得以後再也不能和一個小你很多的男人談戀愛,十歲之內我還能接受。』

她說,那段愛情的最開始,自己體會到的是從未有過的甜蜜,小男友的活力為她打開了全新的世界:『但時間一長,你就會發現,自己什麼角色都要扮演:媽媽、姐姐、愛人等等,真的很累。而且如果你遇到一個做什麼事都只有5分鐘熱度的男人,那就更不幸了。你沒法看到他的進步和成長,就感覺兩人的差距越來越大,可對方卻完全沒有自省。以前談戀愛,幾乎什麼都不想,飛蛾撲火般投入,現在即使有來電的感覺,我也會提醒自己腳步放慢一點,等著看看對方的反應再說。』

她邊說邊笑,身邊的助手打趣她:『你的要求太高了,希望對方都是「外貌協會」的會長或是副會長。』她沒有否認,加了一句:『看對眼當然重要,不過,人品也一定要很好。』晨報記者高磊
 

【2007/07/09 上海新聞晨報】

 

 

曉音琪緣  http://www.winniehsi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