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曉琪做客卓越網     


辛曉琪做客卓越網
 

圖片來源:卓越網

 

 

  • 這次新唱片也是我第一次當製作人,一首歌是《我就要》,還有一首歌是《最難的夢》,它們比較特別的地方,是把我叛逆的一面揪出來,整個歌風也是最奔放的。

  • 因為這次是自己做造型,感覺會比較像原來的個性的我。封面的照片是我在拍《我也會愛上別人》MTV的時候,側拍的,所以包括美術和燈光以及我的情緒都比較特別,拍出來感覺蠻驚豔的。

  • 內地音樂人,他們真的越來越棒,而且我覺得有些東西可能在臺灣認為不可能,或者說商業性不夠的東西,可他們現在都可以做,如果現在不告訴你說這個東西是內地音樂人編的,或者是寫的,你其實是很難區別的。

  • 李宗盛是一個很逗的人,常常把你逗的很開心;周華健話很多,因為是射手座,所以比較搞笑;張國榮是一個巨星,可是他不會讓你感覺不舒服,他是一個特別體貼的人。這些男歌手對工作要求都很高,我也一樣,我們在工作上都比較要求完美。


 

“音樂就是生活,簡單才會快樂” (辛曉琪訪談實錄)

 

 

圖片來源:卓越網

 

 

 

主持人:各位網友大家好,歡迎各位網友來到卓越網名人線上,今天我們非常榮幸的邀請到辛曉琪來卓越網做客。辛曉琪還給大家帶來了2004年最新專輯《我也會愛上別人的》,先請辛曉琪跟大家打個招呼吧。

 

辛曉琪:大家好,我是辛曉琪,很開心今天來到這堜M卓越網的網友見面,大家午安。

 

主持人:曉琪姐最近在內地做宣傳,行程排得很滿,能介紹一下您最近的行程嗎?

 

辛曉琪:北京是最後一站。之前,到過上海、杭州、重慶、武漢、南京。做了一些歌友會、簽售會,電臺、電視,錄了一些節目。

 

主持人:之後在北京還有什麼新的活動呢?

 

辛曉琪:不會了,今天就走了。

 

主持人:等於是大家最後一次跟你交流的機會。我們先談一下新專輯,堶惘6首新歌,談一下這次錄製的過程。

 

辛曉琪:這次新唱片也是我第一次當製作人,一首歌是《我就要》,還有一首歌是《最難的夢》,它們比較特別的地方,是把我叛逆的一面揪出來,整個歌風也最奔放的。一個是《最難的夢》,就是講一個人去旅行。《最難的夢》的就是留住一個人的心,實在是天方夜譚,是不和平的事其他的歌曲,有一個是小柯的作品。《當大雨過後》是潘協慶的作品,還有一個是中島美雪的《誰啊》,這也是第一次和內地的音樂人也比較密切的合作,包括小柯和胡海泉,所以這次跟內地的音樂比較有密切的交流。蠻愉快的,我覺得他們的東西比較好。這次也因為在內地的停留時間比較的長,又跟其他的內地音樂人認識和接觸。也要到了一些非常不錯,自己很喜歡,很有深度的東西。

 

主持人:這次當製作人跟自己原來只做歌手有一些什麼心理上的變化?

 

辛曉琪:我比較開心,因為當製作人,可以在音樂上面掌握多一些,當歌手,有的時候不太能夠比較不好意思說什麼。自己當製作人就比較可以隨著自己的喜好去收歌,去做音樂。

 

主持人:這兩首歌也是自己收來的?

 

辛曉琪:六首歌曲堨u有中島美雪是企劃要求的,剩下都是自己收來的。

 

主持人:整個製作過程挺快樂的?

 

辛曉琪:挺快樂的,製作時間是13個月,一年多。因為以前就是把它當做一個全新的專輯去做。我們邀歌,詞的部分比較花時間,因為我們邀來的詞我們看了,覺得不太合適又重新發詞,就是比較合適的歌可是我們還有一些修整,需要修改,來回比較花時間。邀歌也是一樣,比如說要好的作品就得等。

 

主持人:等到適合自己的。

 

辛曉琪:對。

 

主持人:這次我們看到新專輯的封面拍的非常漂亮和以前的風格不一樣,但是覺得辛曉琪比以前年輕的,不像當初唱《味道》的感覺,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突破?而且我們看到封面有一個特別的棉花,怎麼會有一個想法?

 

辛曉琪:因為是自己做造型。感覺會比較像原來的個性的我。封面的照片是我在拍《我也會愛上別人》MTV的時候,側拍的照片。所以包括美術和燈光以及我的情緒比較特別。因為這是側拍的照片,所以我完全不知道在拍,可能是在我休息的時候他們拍的。其實拍出來蠻驚豔的,因為攝影師自己找角度,自己拍,我都不是很瞭解,但是拍出來,看到很多人說這個感覺會比較時尚一些。 而且會比較有感覺。我覺得這次說自己做音樂,自己做造型也是因為朋友和公司,他們慫恿多年,為什麼說你為什麼不露腿,以前因為歌的關係,我覺得沒有什麼必要。現在發覺,還是像我自己比較好,有的朋友平常碰到我的時候都說,你的樣子還很好的啊,為什麼會死氣沈沈的,我想也是,所以衣服都是自己去買。穿在身上也比較自在一些,也得到很好的迴響,所以接下來可能自己做造型。

 

主持人:一次好的嘗試對以後也是一次建議。

 

辛曉琪:對,如果這次大家覺得不好看,我看還是算了吧。但後來發覺這次蠻年輕漂亮的,我想好吧,以後就自己多做一些。

 

主持人:這次因為有很多跟內地的音樂人合作,包括工作的風格跟臺灣的製作人有一些不同,這次有一個全新的感受,就是跟內地的音樂人和臺灣有什麼不一樣?

 

辛曉琪:我早期覺得內地的音樂人的東西一聽就可以聽出來,可是現在我發覺,比如說這次,我覺得差別不是很大。內地音樂人,他們真的越來越棒,而且我覺得有些東西,可能在臺灣他們認為沒有事情,或者說商業性不夠的東西,可是他們現在都可以做。所以我發覺,差別越來越小。如果現在不告訴你說這個東西是內地音樂人編的,或者是寫的,你很難差別這個是內地音樂人寫的,編的。所以這是一個很好的現象。也就是說,所有地區的音樂人,但是都比較朝著一個國際化的水準在走。所以大致上,就覺得差別不是那麼大。當然在我自己邀歌的時候,我當然會比較清楚知道自己邀哪一類的東西。所以比較清楚一些,就不會走差距太大的東西。

 

主持人:就是比較好溝通,放在一起也比較有整體感,看不清太大的差異。我聽說《我也會愛上別人》,在機場的時候,聽到歌詞都掉眼淚了,對嗎?

 

辛曉琪:我覺得凡是歌或者是詞,這些詞我看到的時候就覺得心揪在了一起,包括“在那邊得到快樂,給你祝福等等”這些歌詞,每一句話都被打到,我也顧不得是在機場了。很好那個時候旁邊沒有人。

 

主持人:這個歌是文字上打動你,還是你自己有一些情緒,看上去就比較容易打動?

 

辛曉琪:我覺得是跟自己的感覺有一些關係,一定有。

 

主持人:《我也會愛上別人》這個歌的故事是取材一個電影,這個電影大家不是很瞭解。請您給我們大家介紹一下。

 

辛曉琪:這不是取材,是企劃覺得這個歌的心境和那個女主角的心境蠻吻合。可是我們跟那個電影絕對沒有關係。那個電影叫《托斯卡尼豔陽下》,就是女主角去旅行,在一個小鎮上定下來,但是她心理還是沒有完全走出來,所以在小鎮上希望借助很多的事情排解自己的傷痛。最後她又重新愛上別人。這是大致的情況。

 

主持人:這堶掄晹釩雃h你原來唱的老歌,都是大家記憶非常深刻的,比如說《味道》。那麼新專輯堶情A覺得哪首歌比較特別,比如說像在KTV堶授I播比較高的?

 

辛曉琪:《當大雨過後》比較不錯。《我也會愛上別人》我一路宣傳有很多的媒體,包括DJ,都告訴我說他們都非常喜歡這個歌,有些人覺得聽到這樣的題目就覺得很爽。 好象可以跟自己的男朋友下一個馬威。你再不乖,我也會愛上別人,所以你要小心。(笑)。

 

主持人:之前的《領悟》、《味道》,《我也會愛上別人》,還有《女人何苦為難女人》,這個過程是怎麼過來的?這樣看起來比較有故事性的音樂,是不是生活也是這樣?

 

辛曉琪:有些是故事性的,包括《我也會愛上別人》寫的就是當時的三角關係,我自己本身不是趟這個混水的。這個就是反應當時的社會現象。

 

主持人:那麼之前跟很多人進行合作,包括周華健和李宗盛,還有張國榮,跟他們合作,你有沒有很好經驗,跟大家分享一下。

 

辛曉琪:李宗盛是一個很逗的人,常常把你逗的很開心;周華健話很多,因為是射手座,所以比較搞笑;張國榮是一個巨星,可是他不會讓你感覺不舒服,他是一個特別體貼的人。我跟他工作的時候,我覺得他很照顧我,像一個大哥哥。這些男歌手對工作都很要求,跟我也一樣。我們在工作上都比較要求完美。像金祖齡,跟他工作也很開心,他會告訴我以前他年輕時候的事蹟,聽起來也很有趣。因為我們的年代都不一樣,他就會講一些年少輕狂的時候,他現在大概70歲了。跟郭子,因為我們都很熟,所以我們在一起工作的時候就打打鬧鬧,互相鬥嘴,鬥的很厲害。趙傳比較正經一點,他也是一個比較低調的。

 

主持人:我們看到有一些歌,覺得你比較憂鬱內向的人,但是今天跟你交流是比較開朗的,而且網友也說你的新造型比較新穎,也都說你現在越來越漂亮了。

 

辛曉琪:多謝大家,這不過是原來的我。(笑)

 

主持人:新專輯堶惘酗@封你寫給哥哥的短信,感覺文字是發自內心的感覺。是在什麼情況下寫的這個?

 

辛曉琪:因為我要那一頁堶悸漱@段文字。他們也提供給我很多的內容,因為我常常也會記錄一些東西,所以我覺得這不是問題,我還把剛出《味道》時候的一些日子回憶出來,就寫了一些東西。覺得有些東西一定要放,因為這是對張國榮的懷念,所以一定要放,而且也是對他的致敬,失去這樣一個優秀,這麼棒的一個巨星,我覺得所有的歌迷都不舍,我想把這個回憶起來。

 

主持人:那一頁你寫了很多的東西,包括寫給哥哥的,也沒有想過自己出一本書?

 

辛曉琪:有,在幾年以前就有出版社找過我。我當時沒有很多的時間去寫,他們說沒有關係,我們可以找寫手幫你寫,但是我發現寫手寫出來的不像我的文筆。我這個人想做事情就做最好,所以我出書的話一定自己寫。我想在過一陣子,或者過幾年(出書)。我覺得出書對我來講不是很重要的事情,所以不會放在前面幾項去努力,重要的還是音樂。一直以來,都會陸續的有一些文字記錄下來。

 

主持人:再收集起來。

 

辛曉琪:對,可能是以自傳性的方式。

 

主持人:以後會不會在新專輯當中自己作詞,就是在創作方面。

 

辛曉琪:也許會,也許不會,因為我對創作的興趣不是那麼大,我發現自己是一個偷懶的人,所以創作很好,就寫過兩首歌而已。也是有很多人,你自己學音樂,為什麼不自己寫歌,我發現邀來的比較容易一些。不敢說是不是我以後就不一定寫,說不定哪天靈感來了就寫了。

 

主持人:你說收歌比較容易,你自己有沒有一些收歌的標準?

 

辛曉琪:有,心媕Y有一把尺(笑)。就是一定要達到那個標準才會用。

 

主持人:就是能打動你的。

 

辛曉琪:打動我的,或者是一個特別的東西。

 

主持人:你出了幾張專輯,你最滿意的是哪張?

 

辛曉琪:在福茂堶悸漪O《花時間》,滾石是《每個女人》。

 

 

圖片來源:卓越網

 

 

主持人:今天是七夕節,是每年牛郎織女相會的那一天,今天有沒有想跟歌迷,或者是遠離親人、愛人的朋友說一些什麼。

 

辛曉琪:希望大家平安開心。很久沒有跟父母親見面了,馬上要見面了,也覺得非常的開心。

 

主持人:生活當中是親情還是愛情,對你來說最重要?

 

辛曉琪:親情。

 

主持人:因為你的歌迷“玉米煎餅”也向我們提供一些素材,說你在家堿O對小的,所以特別的受寵,可能從小到大有很多開心的回憶,可不可以跟歌迷談一些比較開心的,現在讓你想起來就比較高興的事情?

 

辛曉琪:我的童年過的很好,比哥哥、姐姐們幸福多了,到我的時候家境就比較好了。比如說我學什麼都可以,包括學音樂,學琴,都馬上去買鋼琴。所以童年是相當的愉快,而且是充滿了愛的一個童年。我最懷念還是跟鄰居的小朋友一塊玩兒,現在的小孩子跟我們那個時候不一樣,那個時候日子過的特別難忘。比如說節日的時候特別開心,現在節日都沒有什麼氣氛,而以前的中秋節,我們每一家都在門口擺上小桌子,會有月餅、圓蛋,大家在一起過。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元宵節,我們家附近有一個墳場,平常大家都不敢去。可是那個元宵節的晚上,村子堶惘酗Q幾歲的大哥哥,就帶我們這些小孩子,每個人都提一個燈籠,從高到矮,都去墳墓探險。都不敢爸爸、媽媽講。那一次我覺得特別開心,特冒險,特刺激。(笑)。

 

主持人:這次唱片當中也談到了歌迷了你很大的支持,幫你度過了音樂的低潮期,你是怎麼看待這個事業發展的起伏?

 

辛曉琪:每個事情都很自然,每個人不可能永遠在高峰,當我自己對自己有問號的時候,信心不有的時候大概有兩種做法,一個是看歌迷的留言,因為他們留了很多很多。我就知道原來我對他們很重要。另一個方法就是聽自己的歌,情緒低落的時候就拿出來聽,包括以前的也好,現在的也好。我聽的時候就會發覺還不錯。就知道自己多用心,花了多少心血出來。所以這個信心又回來的,又有一些理想出來了。這個東西跑出來之後,就會讓你前進,就會想到去實現它。

 

主持人:你說特別不開心的時候,就會看歌迷的留言,那麼有沒有一次讓你特別的感動。

 

辛曉琪:很多,有很多都很感動。

 

主持人:有沒有常常去看?

 

辛曉琪:我只要在臺灣,我都會天天看。現在在內地,大概二三天看一次。

 

主持人:會跟歌迷說什麼什麼話嗎?

 

辛曉琪:我會適當的交流和留言,他們都很高興。他們體會得到我在乎他們。因為我覺得這個很重要。我也不是很刻意的讓他們知道怎麼怎麼樣,但是他們也知道我很關心他們,包括寫小的事情,我都會記得。

 

主持人:除了歌迷和親情,還有不可缺少的就是友情,你工作也比較忙,怎麼維護好這個友情。

 

辛曉琪:我的朋友都是不必天天聯絡型的,但是有事情,都是兩肋插刀的,因為跟我很好的朋友都是20多年的朋友,所以大家不必天天都聯絡。完全不會有生疏的時候。所以我這些同學或者是朋友都特好。因為我們交流十幾、二十年了,所以互相都很瞭解。我覺得自己蠻開心和幸運的,因為我有幾個知心的朋友。

 

主持人:有沒有什麼事情讓你現在記憶特別的深刻,就是在你最難的時候關心你。

 

辛曉琪:談戀愛的時候,就把他們都忘了,就不能見色忘友(笑)。現在談戀愛都是以他們的意見為意見。

 

主持人:很多人喜歡聽你唱的歌,說你唱出很多失戀女人之後的心聲。也有很多人說是你“療傷天後”,但是你可能不太喜歡有人這樣稱呼你?

 

辛曉琪:這樣的稱呼也不錯,但是你會有一個包袱,會覺得在一般人的印象當中就是這樣,你是一個悲情不開心的樣子。其實我本來的個性不是。聽我的歌,如果讓不開心的朋友變得開心我覺得是一件好事。但一直把我定位在那堛爾雂]不是很妙。所以我現在就把這個問題放掉,我現在做音樂很開心,也沒有什麼負擔和壓力。

 

主持人:就是擺脫了所謂的稱號以後,對自己創作都會比較有好處。

 

辛曉琪:對,空間就大了。

 

主持人:這張新專輯你嘗試了一些新的曲風,和原來不一樣,那麼這種嘗試是不是讓你覺得比較新鮮呢?

 

辛曉琪:新鮮的東西要有,好的東西也保留。同時我也去開發一些新的感覺,和自己想嘗試的曲風,所以兩種都會保留。

 

主持人:你現在發一張新專輯的話最想加入的話什麼樣的曲風或者是元素?

 

辛曉琪:沒有,什麼都不敢想,還需要做一些調整。

 

主持人:因為知道你的官方網站是“音樂琪緣”,說音樂就是簡單,生活就是快樂。這也是表了你的心聲?

 

辛曉琪:對,我喜歡簡單,什麼都不需要複雜。現在也朝著這個目標去走,就發現比較開心。

 

主持人:你平時也上網站去看網友給你的留言,那麼平時你有沒有經常上網聊天?

 

辛曉琪:很少上網聊天。但是MSN還可以用,可以談公事,或者跟國內外的親人聊天都可以看到對方的講話,我覺得這也很好。或者上一些其他的網站,看看東西,聽聽音樂。

 

主持人:之前在網上有沒有購物的經歷?

 

辛曉琪:有,是國外的網站。

 

主持人:平時更多的時間可能是放在音樂上面,那麼有沒有其他的愛好或者是活動?

 

辛曉琪:我很喜歡看電影。可我都是在家堿DVD

 

主持人:沒有時候去電影院嗎?

 

辛曉琪:不太喜歡,覺得比較麻煩。在家堣騆簡單。喜歡看電影,如果允許的話,喜歡去旅行。

 

主持人:是喜歡自己單獨去旅行還是跟好朋友一起去?

 

辛曉琪:跟好朋友。一個人也需要一種心情。有的時候比較沒有那種心情一個人去,就想跟朋友一起去。這樣比較熱鬧。基本上我還算是比較熱鬧的人。

 

主持人:我們聊天的時候,或者是唱歌的時候包括其他的活動,都是特別不一樣,你覺得哪個是最最真實的自己?

 

辛曉琪:聊天的時候比較真實。

 

主持人:你的歌比較經典,包括《味道》,在KTV媊捔I唱率比較高,你去唱的時候會點哪些歌唱?

 

辛曉琪:我從不點自己的歌唱,平時的工作就比較多了,休閒的時候還唱自己的歌,就沒有休息了,我喜歡人家唱我的歌,不喜歡自己唱自己的歌。

 

主持人:聽別人唱你的歌心埵酗偵繴P覺?

 

辛曉琪:就當成是大家同樂,很開心。有些人不太敢在我面前唱的歌。如果真的是我好朋友,他們就特愛唱我的歌,我叫他們不要唱,他們還是要唱,真的真心朋友又完全不一樣了。

 

主持人:之前也知道在一些訪談當中,瞭解了你的一些故事,在感情上面也有一些起落,你是怎麼樣看待自己現在對愛情的看法?

 

辛曉琪:我覺得差別不大,就是一切隨緣,緣分來的時候擋也擋不掉,一個人的時候就乖乖享受自己的生活,也比較輕鬆。兩個人有負擔,工作的時候就想趕快工作吧,或者打電話說一下,一個人也蠻好,好好工作,但是如果有緣分的話我就會張開懷抱。

 

主持人:現在還是沒有這種緣分?

 

辛曉琪:沒有。

 

主持人:還是在等待?

 

辛曉琪:對,快了(笑)。

 

主持人:你心中當中的白馬王子是什麼樣的?

 

辛曉琪:比較善解人意的。還是有責任感比較好。

 

主持人:會不會看中他特別的顧家,或者是孝順?

 

主持人:感情會不會覺得很失望,對什麼都沒有勇氣了?

 

辛曉琪:這倒不會,分手會覺得人生才是美好的。

 

主持人:你去年曾經演出過音樂劇《梁祝》,扮演女主角,這種嘗試比較少,跟你平時的唱功有什麼不一樣?

 

辛曉琪:不太一樣,我會用到一些比較古典的東西,因為它不是很流行,也比較偏古典,可能會有一些嚴肅音樂的味道。所以每次壓力都很大,完全不能出錯,一出錯別人還怎麼伴奏下去,你跟對手、演員他們也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壓力比較大。

 

主持人:但是演出成功之後,是不是覺得自己很有成功感?

 

辛曉琪:小小成功感,我覺得加演會比較好。

 

主持人:除了音樂劇以外,你有沒有想嘗試去演戲或者是電影,向其他的方向發展一下?

 

辛曉琪:也會的,我也不會強求。如果有好的劇本和機會就會演,沒有的話也不會刻意的去安排。

 

主持人:還是音樂對你來說最重要。

 

辛曉琪:對。

 

主持人:那麼演戲、音樂劇,還有唱歌,最大的不同帶給你的是什麼?

 

辛曉琪:唱歌比較單純。唱歌是用你的聲音而且是一個比較真實的流露。而戲劇,因為演的角色可能不是你,你就需要揣摩,演主要。音樂劇是除了音樂還需要照顧戲劇和身段,所以複雜一下。像祝英台,雖然是一個女裝,但是要反串男裝,所以女裝和男裝都需要學。

 

主持人:現在有很多歌手都在向幕後發展,你有沒有想過做?

 

辛曉琪:有啊。這張專輯也是做的比較多,以後會不會製作別人的就不知道了。

 

主持人:如果你有一天不唱歌的,你想做什麼呢?

 

辛曉琪:環遊世界。

 

網友:你下半年的《梁祝》要加演的,那麼出來這個以外,還有什麼計畫嗎?

 

辛曉琪:做全新的專輯,這個東西蠻重的。然後到一些地方去做一些表演。

 

主持人:什麼時候在北京開一場演唱會?

 

辛曉琪:希望越快越好,努力努力。

 

主持人:歌迷讓我對你說,做人一定要特別開心,有不順心的事情要保持開心的心態,要調整好自己。

 

辛曉琪:請大家放心,再放心。我現在相當的充實、快樂。

 

主持人:可以把你的聯繫方式告訴大家嗎。

 

辛曉琪:www.winniehsin.net

 

主持人:由於時間的關係,今天的聊天就到這堙A請曉琪姐最後再跟大家說句話。

 

辛曉琪:希望大家過得開心。

 

主持人:我們也希望你過的開心,希望你有好的、快樂的一天,接下來我們會請曉琪姐為自己的新唱片做親筆簽名,過一周左右卓越網上就會有曉琪姐親筆簽名的新唱片《我也會愛上別人的》銷售,請大家多多關注,謝謝。

 

辛曉琪:謝謝。

 

 

圖片來源:卓越網

 

 

【2004-08-22/卓越網】 

 

 
This is Winnie's last and final webchat in Bejiing before she ends her promotion tour in China.

 

Coincidentally, this day is also the 7th day of the seventh month in the lunar calendar and is also Chinese Valentine's Day.

 

Some of the interesting questions raised during the webchat are summarised as follows:

 

Working experience with the 7 male singers whom she had duets with.  Each of them is very different.  One is quite cheeky, another is very talkative, one knows her very well and loves to "squabble" with her, and another is specially thoughtful and warm.  One is more reserved and another has lots of interesting stories to share.  No matter how different they are, one commonality they share though is their high standards they maintain in their work.

 

Whenever Winnie feels discouraged in her work, she would turn to her fans, in the sense that she would find encouragement in their messages for her.  Also, she would listen to her own songs to regain confidence. 

 

Winnie also shared some of her childhood memories with the chatters.  She considers herself rather fortunate as compared with her elder siblings.  After she was born, her family's financial situation had improved as compared to the past.  As a result, she had the opportunity to learn music.  She even had her own piano then.  She felt that she had a happy childhood surrounded by people who love her.  She especially missed those days when she had so much fun playing with her neighbours.  She recalled that during the Mooncake festivals, every family in the village would have a table full of traditional goodies set up in front of their house and everyone would celebrate together.  She specially remembered one year during one of the festivals, a group of kids held a lantern each in their hand and had a night adventure outing to the cemetery nearby.  It was simply so adventurous and exciting. 

 

Although Winnie is always very busy with her work and may not have the luxury of keeping in touch with her friends all the time, she knows that whenever something arise, they would stand by each other.  She has known some of her buddies for at least 20 years so they has established a great understanding amongst themselves.  She feels very fortunate to have these buddies.  When time permits, she would go travelling with friends.  When they go singing in the KTV, she would never dedicate her own songs although they love to sing her songs until she has to literally beg them to sing other songs. 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