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中國紡織品博覽會開幕式·港臺十星紹興演唱會" 記者會
辛曉琪:直爽的傻大姐 


一提起"味道"女人辛曉琪,和深情款款的邰正宵,恐怕所有的人都會想起辛曉琪那女人味十足的黑色長髮,以及邰正宵憂鬱迷人的眼神。不過,別看他們兩個都能把情歌唱得如此哀怨動人,人還是有很多面的,明星也不例外。昨天下午,趁來杭參加"2003年中國紡織品博覽會開幕式·港臺十星紹興演唱會"新聞發佈會之際,兩位明星顛覆了他們一貫給人的印象。白色的外套、短格子裙,黑色長靴,柔順長髮,辛曉琪依然以"小女人"裝扮亮相。不過歲月不饒人,近距離觀望的記者驚呼"辛曉琪原來這麼老了"。

不過美不美似乎並不妨礙她發揮自己的"魅力",開朗的笑,直爽的回答。雖然出生在臺灣,但父母都是遼寧人,使她堅信自己身上有著北方人的特質--直爽"。有意思的是,辛曉琪透露自己也會"很三八,有點像傻大姐",不少唱片工作人員甚至覺得不把她真實的一面放到唱片中去很可惜。

音樂:該自己做製作人了

"在巔峰的時候最容易有包袱",說起《領悟》,辛曉琪有一種不吐不快的感覺,"我是唱《領悟》紅的嘛,他們就把我和'紅'畫上了等號。好像我就是那種很淒慘、很悲苦的樣子",她說其實後來的每一張專輯都在力求改變,不僅有唱快歌,也有唱R&B的,只是這種改變有限,因為唱片公司總覺得延續上一風格更加安全。於是,觀眾聽到的還是那種類型的歌曲,總覺得辛曉琪的風格沒變。

不過,當初竭力想擺脫這一風格的辛曉琪,如今卻不會刻意去改變什麼。心態調適得好,心理包袱自然也沒有了,辛曉琪甚至笑言:"市場已經壞成這個樣子了,再壞也無所謂。""以前唱片一天出貨有2到3萬張,真的很HIGH",追憶起以前那段輝煌,她既感慨又灑脫,並用一種非常享受的口氣大聲說:"自己音樂要做到爽!"

而擔任自己下一張專輯的製作人,亦是同樣的理由。"還是自己最瞭解自己",一直用唱片來寫生活日記的辛曉琪說:"雖然當歌手很幸福,但是時候到了,如果想追求更大的進步,就只有自己做製作人了。"

愛情:永遠不可能免疫

"我平常打扮不是這個樣子的,很中性。大球鞋、牛仔褲還有T恤,和唱片上的完全不一樣,唱片還是要和時尚結合",對於不能展示真實的自我,辛曉琪還是有些小小的無奈。不過,隨即她又開懷大笑:"我是水瓶座,喜歡冒險,說不定下一張專輯就會這樣子。"

那爽朗的笑容完全顛覆了她一貫給人的印象,直爽個性加哀怨情歌路線還造就了她古怪的論調:"生活就是這個樣子,對於愛情我們永遠不能免疫,自然有哀怨的情歌。我只想簡單一些,好歌要哀怨,就讓它哀怨,我只希望能夠不愁不苦。大愛大氣,不要局限於男女情愛……"

"目前,真的沒有,但是很想有",小心翼翼問起她的情感生活,沒想到她答得很快很直接,更一臉笑容坦言期待新的戀愛:"我雖然很小女人,但到節骨眼上卻很開朗,不會得抑鬱症。"

 


【 2003-11-07/杭州都市快報  】  

 

辛曉琪不願再作悲情歌手 失戀後期待新男友 

記者 范波報導

因為一首《領悟》唱得悲情洶湧,辛曉琪出名了,但也因此徹底地被封鎖在悲情歌手的形象中。儘管她一直都想極力擺脫這種束縛,依然無濟於事。
 

到各地演出,肯定被要求演唱《領悟》、《味道》等老歌,許多人甚至以為,辛曉琪至今只出過《領悟》一張專輯。"你們不會也這樣以為吧?"

她緊張地發問,得到否定後,長長吐了口氣,"那就好,那就好!免得我再費力釋。"
 

以前遇上這種情況,辛曉琪都會努力解釋自己不是悲苦的人,並把責任歸咎為"都是歌曲的錯"、"都是李宗盛惹的禍";解釋多了,自己也覺得煩,"大家認為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昨天,天鴻飯店,第一次出現在杭城媒體前的辛曉琪率真、幽默,她說自己還是蠻小女人的,"有多愁善感的時候,節骨眼上也很開朗,甚至有點 '三八',像個大姐!"



唱歌:成也李宗盛敗也李宗盛

遇上李宗盛之前,辛曉琪只是個叫好不叫座的民謠歌手,後來誤打誤撞演唱了《領悟》,開始走紅。"《領悟》其實寫的是李宗盛自己,本來他準備自己來唱,想不到後來竟給了我。以前我不敢講,現在事過境遷,講出來也無妨。"在辛曉琪眼中,李宗盛是個很細膩的人,不僅對女人,對很多事情觀察入微,"有一次他送女兒去機場,分手的那一刻忽然靈感閃現,冒出'快走,快走,莫再頻頻回首'這樣的句子,真的太厲害了!"
離開李宗盛後,辛曉琪嘗試著走出悲情的角色,之後的《戀人》、《永遠》等作品,我們看到了一個別樣的辛曉琪。她說,自己的每張專輯就像生活日記,現在,是到了該由自己來製作這本日記的時候了,所以,籌畫中的新專輯,她決定親自擔綱製作。 論人氣,辛曉琪的確今不如昔,此舉能否讓自己的輝煌重現?"我覺得紅與不紅是每位歌手都要經歷的過程,就好像人都會老去一樣,關鍵是每個階段你對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是否滿意?"

 

《領悟》讓她背上了一個包袱,現在,她想把它徹底甩開。

愛情:結束姐弟戀期待新男友

在歌中演繹悲苦愛情的辛曉琪,生活中的"情路"也不順,一段維持三年了的姐弟戀已于幾個月前畫上句號。說及這段戀情,她似乎很輕鬆,也毫無顧忌。"才剛結束不久啦……我覺得沒什麼好隱瞞的,我很期待能夠有新的男朋友!"


去年錄製《戀人》這首歌時,小她15歲的男友還曾專程從美國回來相陪,甜蜜的往事仿佛就在昨天,"現在怎麼就沒了?"她笑得很輕鬆,"這就是生活嘛!我想,如果有新的戀情,我一定會跟大家分享。"
辛曉琪說對戀愛自己不可能免疫,她喜歡談戀愛的感覺,卻也無法避免受傷,"不過想開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真的沒什麼啊!"唱了那麼多悲苦的情歌,她想換一換味道了,所以新專輯將不再局限在男女情愛上,"哪怕是愛,也是一種'大愛',要'大氣'"。至於這樣的轉變擔不擔心市場,她覺得無所謂,"反正唱片市場已經壞成這樣了,再壞也不過如此。"


【 2003-11-07/青年時報  】  

 

 

辛曉琪不僅僅只有《味道》
 

記者 申淑芬報導


11月8日,十位港臺歌星將連袂來到浙江紹興,在紹興縣的世貿中心廣場舉行一場演唱會。參加演出的歌手有譚詠麟、張柏芝、張宇、童安格、薑育琚B高勝美、辛曉琪、邰正宵、黃品源、潘美辰等。這次演唱會的表演時間長達四個小時。吳小莉、亞甯、曹穎將連袂主持這台晚會。昨天,辛曉琪和邰正宵來到杭州出席了新聞發佈會。

初見辛曉琪,和印象中的不一樣。原本以為她是個很有女人味、很柔弱的女人,但當她著格子短裙、白色牛仔上衣昂首走進來的時候,竟覺得她像一個青澀的女生。走近了細看,才發現歲月的痕跡已爬上她的眼角,皮膚也已不再像以前那樣光潔。只有她眉目之間的顧盼,表明她確實還是那個唱著《味道》、《領悟》的"韻味"女人。

辛曉琪的味道在她斜視著透過幾縷長髮看過來的眼光中散發,在她從容的談話中散發。問起以前頂峰時候的她回歸到現在的平淡,心態上是否適應,她說:"世界各地的明星都是一樣,這是一種自然現象,沒有什麼好去討論。有很多人告訴我,現在沒有音樂可聽,他們聽不懂現在十幾歲的孩子唱的那些音樂。我現在每年都出一張唱片。每個階段有每個階段的生活,我覺得很快樂,這比較重要。"

辛曉琪的普通話字正腔圓,加上她獨特的嗓音,如珠落玉盤,像一個電臺主持人在做節目。

《味道》限制了我的發展

很多年前,我們都很喜歡《味道》、《領悟》中那份濃濃的女人香,那份女性獨有的細膩哀婉的情懷。沒想到辛曉琪卻說《味道》是她的包袱:"可以說,那是我的頂峰時候,但那時候有包袱,我唱了很多歌,有快歌、有R&B,但大家記住的就是《味道》、《領悟》這些抒情歌曲,覺得我就是哀怨的,每張唱片喜歡的也是一些抒情歌曲。我以前會力求擺脫這種形象,但現在不了,覺得意義不大。現在反而沒有了包袱。"

辛曉琪取笑自己"比較不執著。"現在的她開始自己操刀製作自己的唱片,"因為臺灣的唱片市場已經壞成這樣了,做砸了,再壞也不過如此。"

我其實也很幽默

辛曉琪在大家七嘴八舌的圍攻中,遊刃有餘地從容應付著提問,甚至還會反過來問記者幾個問題。她說自己是遼寧人,所以也有著北方人的直爽,"自己做唱片做得爽","性格也直爽","和大家想像中的不一樣,除了多愁善感、憂鬱之外,我還有很搞笑、很開朗、甚至很傻大姐的一面。"

辛曉琪其實有幽默甚至搞笑的天分。說到自己忘詞,她會先把周華健拎出來當替死鬼,不動聲色地說:"華健比我糟點。"大家笑,她又說:"我也好不到哪去。"

說起總唱《味道》這首歌,她故意說:"有一點小無奈啦。《味道》都唱得好煩啊。"她委屈的樣子又覺得她還是那個小女人。她問記者:"你們是不是覺得我只有這麼兩首歌,以後就沒有出唱片了?"她裝作興師問罪的樣子,當記者告訴她其實也知道她發過其他的唱片,她竟然高興得作起揖來:"這我就坦然了,其實真不是那樣的,好感謝你那麼瞭解我。"

 

她喜形於色的樣子又讓記者們大笑。 辛曉琪的味道不僅僅在"女人味"。  

 

【 2003-11-07/浙江今日早報 】

 

Through this series of press reports from the press meeting session in Hangzhou of China, one can only use two words to describe Winnie - jovial and cheerful.

 

In this press meeting, Winnie shared with the reporters on her determination to shed her sorrowful image known to many.   "味道" & Jonathan Lee's song "領悟" have brought great heights to Winnie's singing career. 

 

And because of her overwhelming success through these two songs, it also created a bottleneck in her career.  Her sorrowful image through these two songs were so deeply entrenched in everybody's minds that many thought that she is that sorrowful in her daily life.  Her new album which she is currently producing, she strives to present an image closer to her true usual self - lively, cheeky and jovial. 

 

When asked if the new album will bring her career to another great heights, she expressed that it is inevitable that most artistes  have to face rises and troughs in their careers, she feels that what's more important is to enjoy and be satisfied with one's work and life. 

 

When asked about her relationship which recently ended, she was also rather open about it and shared quite freely.  Even though her relationships had not been very smooth-going, she is still quite receptive about starting a new relationship.

 

Although it hurts when relationships do not work out, she still likes the feeling of being in love.

 

Lastly, she shared that songs in her new album will not just revolve around love relationships, but will also include a wider perspective of love.